笑容浅浅,犹如少年

我们一路走来,有些人、有些事、不断的被遗弃、被忘记、被放弃、被抛弃,就连我们自己也是一样,但!不论你身处何地、不论你是何种境况,请一路向前,拼搏的脚步不会停止。

我努力寻找,你走过的痕迹

夕阳的余辉映红了天空的云彩,人们在夕阳下的沙滩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那些年我们肆意挥霍的青春(第五章)

也许你当初百般珍惜的,其实并不是你心底想要的,而你曾经不屑一顾的,才是默默陪伴你时间最长的 而当梦变成了现实,然后变成眼泪的时候,你才发现,你想要的也仅仅只是梦境的虚幻而已。 日子一天天的过,生活每天就好像复制,粘贴一样,每天生活在学校和网吧之间,我和陈雨涵的感情也是稳步发展,每天一起吃饭,上课,偶尔跟着李昂他们喝点酒,上网吧打会穿越砍会天龙,转眼到了十一长假。 放假前一天中午吃完饭,我起身刚要走,陈雨涵一把差点给我拽个跟头 “干啥啊你?” “明天我就回家了,你今天下午得陪我去买衣服。” “行行行,你总得让我先把东西扔寝室吧?” “那行,你快点啊!我在楼下等你。” “嗯” 到寝室李昂他们都不在,把东西往床上一扔, 点颗烟,给王宇打电话 “喂,吊哥?” “啊宇,你们在哪呢?” “网吧呢!天龙呢来啊?” “我下午得陪我媳妇买衣服去,晚上通宵啊?” “草!你和李昂一样,有异性没人性,赶紧的” “草!他带的头,我只是和他学习了那么一点,晚上过去” “草!傻逼” “去你妈的!你傻逼!” 挂了电话下楼,陈雨涵已经等在那了,看我出来跑过来揽住我胳膊 “老公,怎么这么慢?” “碰见老师说了几句话,走吧媳妇,你不是要去买衣服么?” “嗯嗯!走!” 打车到中街,逛了一下午,累的我推都要折了才买了一件上衣和一条裤子,最后要不是我死活赖在商场休息的长椅上不走的话估计到商场停止营业,也买不完。车上陈雨涵面带不悦的看着我,那眼神就像我抢了她心爱的玩具 “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走这么几步路就累死累活的,还能不能行了?” “我靠!这是几步路啊?这是把我一年要走的路一下午全走完了!还不带休息的!下回你买衣服打死我我也不来了!” “你不来谁来?我告诉你这是赶上我爸我妈想我了非得让我明天回家,要不就不是一下午了,等放完假回来你还得陪我来买鞋!” “不来!打死也不来!杀了我也不来!” 陈雨涵看我这个态度当时就怒了 “你来不来?来不来? ” 一边说,一边开始动手掐我腰,真疼啊!我赶紧服软,下了一堆保证,又是一顿哄她才安静下来。 吃完晚饭,把陈雨涵送回寝室并答应她第二天送她去车站之后,我又给王宇打了个电话了 “喂!傻逼儿子,在哪呢?” “爸爸刚给你妈送回去,正准备去网吧看儿子们呢!” “去你妈的傻逼儿子,泡泡呢赶紧的。” “等着爹吧,爸爸这就过去” 撂下电话打车到网吧,照例开了两个包厢打开天龙 开干。 说是通宵,到后半夜就都睡了。第二天兜里电话响才把我叫醒醒,看着来电显示忽然想起来我答应陈雨涵送她上车的事,抬屁股就往外跑 “喂!媳妇!” “喂!老公!你在哪了?我给你打好几遍电话怎么不接?赶紧下楼,我在你们寝室楼下呢!再晚赶不上车了!” “好的媳妇!你等我五分钟!就五分钟,我这就起来,等我啊!” “快点!我拎着东西呢!可沉了!” “嗯嗯!马上!等我啊!” 挂了电话打车回学校,刚从围墙翻过来就看见陈雨涵拎了一个皮箱站在寝室楼下背对着我,我叼了颗烟走过去拎起她的皮箱 “Hello!美女!在等人啊?” “啊!你没在寝室?去哪了?” “吃早饭!” “吃早饭?那怎么眼圈是黑的?通宵去了吧?” “没有,昨天晚上和李昂他们打扑克来着,玩到后半夜,这不是想着要送你去车站,又起的早么?” ”真的?“ ”嗯!真的骗你一句不是人的!“ “嗯!这还差不多,赶紧走吧,再晚就不赶趟了。” “嗯!” 出了学校,打车到火车站,买张站台票给她送上车,都已经给我困的不行了,心里暗暗发誓 “ 以后再也不通宵了” 出了火车站刚坐上车李昂的电话就打来了,“喂!你在哪呢?” “草!还能在哪!火车站,刚给我媳妇送走!” “赶紧回来吧!出事了!华子让人揍了!” “我草!啥时候的事?你们在哪呢?” “刚才回来的时候让人堵了,寝室呢快点回来吧!” “等我,马上到!”
打车到寝室一脚把门踢开,看见孙红华一脸血已经干了坐在床上,李昂和王宇叼着烟皱着眉坐在他旁边脸上都有伤,我走到孙红华旁边看看他头上的伤,一个四五厘米长的口子,已经不流血了问题不大,回头看着李昂 “什么时候的事?谁干的知道吗?” 李昂指了指孙红华,那意思是让我问他, 王宇走过来拍拍我给我递了一支烟,我坐在孙红华旁边把烟点上抽了一口 “怎么回事?谁干的?”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开学时候那群学生会的,早晨我们几个起来看你不在就打车到前面的居民区吃的早饭,回来的时候走到火车道那个桥底下就被一帮人堵住了,二话没说上来就动手,完事还点名要找你。” “找我?” “嗯!带头的是一个男的,一米八多,披肩发 带眼镜,完事就说让咱们几个在学校老实点,然后说今天的事算给个教训,说是缺一个让你小心点。” 李昂做起来把烟掐了看着我 “那个人我知道,叫孙东,音乐系高二的,我来报道那天见过,听说家时当地的,开学内天打的那个胖子就是他们寝室的。” 王宇听完就怒了起来就往外走 “我操他妈的,走!干他去!” 我给王宇拉回来给他按到床上 “现在去了也没用,人这回应该已经回家了,这是看放假了来找后帐的,别想了,开学再说吧,反正这个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李昂站起来拍拍孙红华 “行了!华子,等开学回来再说这个事,先收拾收拾你不是下午车么?” “嗯!放假了先回家,这个事回来在说,反正不能这么算了。” 华子抬头看看我们 “要不就算了吧?我这没什么事,在弄出把事咱们在这还能呆了么?” ”草!那能行吗?不能白挨打啊!再说了,这回他们主要冲着我兆飞来的,没抓着我才连累的你们,这个事就算咱们想拉倒他们也不能干!“ ”就是!咱们先回家,开学回来在报这个仇。“ 我离家远给他们送走,谢绝了和他们一起回家的邀请,回到寝室躺在床上想孙东这个事,没想一会就困的睡着了

那些年我们肆意挥霍的青春(第四章)

王宇看着骨架就暴怒了 “妈的!草!这个画室怎么还这这玩意?我草!” 李昂也是心有余悸的调侃了一句 “是啊!我草!这学校够正规的啊!这玩意绝对是真的,你看那骷髅上边牙都黄了。” 我本身对这东西有点抵触就没往那边看,听他这么一说仔细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不止牙黄了还掉了不少。孙宏华最胆大过去把骨架扶起来,又把掉下来的手臂用铁丝重新接回去,又把骷髅的头拿下来放在手里看,一边看一边说 "活人你都不怕呢怕这玩意干啥?它又不能吃了你,你别说,这学校还真是挺有钱的,我姐学医的听她说这么一副骨架最少也得两万块,而且这个明显就是成年人的头骨大小怎么着也得四五万。” 说完把骷髅头又装了回去把黑布又重新盖上,就往桌子上走,我也清醒了,看他那意思还想接着吃。 “我草!你还吃得下啊?我是吃不下了!王宇,回寝室吧,不早了,这屋呆着瘆的慌。” 王宇刚才吓的还没缓过劲来听我这么一说直接就走到我旁边那意思要跟我一块走,李昂也是没心情继续吃了拉着孙宏华把东西收拾收拾就出来了,我把灯关了门锁上跟着我们四个就回寝室了,到寝室躺在床上才看见王宇缓过来把刚才穿的衣服全扔洗漱间垃圾桶,回来坐在床上骂街 “我操他妈的!这傻逼学校!傻逼画室!傻逼!妈的!明天我就给我爹的电话!不特么念了草!吓死我了麻痹!华子你洗手没?别他妈碰我你那手刚才摸过什么你不知道?你麻痹!” 接着听见他俩对骂和对打的声音.......原来是孙宏华看王宇有点吓着了过去安慰他,这小子还记得他摸骷髅头的事呢,我听他这么一说看着手里的手机,想起来刚才我们回来的时候王宇好像用我手机打电话来着,趁他们不注意拿纸巾沾水把手机擦了几遍又洗洗手。

转眼过了半个月 我早就把和李昂打赌的这个事忘得一干二净了,这天上完课没去上网,吃完饭回寝室时候正好和陈雨涵走个对面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刚到寝室李昂问我 ”吊哥!进展的怎么样?“ 我挺诧异的 ”什么进展的怎么样?“ ”陈雨涵啊!咱俩打赌你追她的事啊!就知道你忘了,哥哥我就帮你一把,王婷跟她一个寝室我已经让她帮你约她明天中午一起吃饭了。“ ”我草!这事你问我了么?明天中午爷没空!“ 李昂听我一说把俩手关节捏的嘎嘎响一脸威胁的问我 ”你说啥?“ 我虽然是个威武不能屈的人,但是古人说的好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果断接受威胁 ”没说啥!没说啥!昂哥!你太够意思了!明天中无我有空!有空!晚上我请你跟王婷吃饭!想吃啥我报销!“ 心里边又把李昂女性亲属按个慰问了几遍,又安慰自己 ”不就吃个饭吗?有啥的?又不是吃人没事,再说这么好个机会浪费可惜了,再说到时候万一我魅力爆表一顿饭拿下不是赚了?明天穿啥呢?这个傻逼李昂也不特么问我,显然是想看我笑话,麻痹的不能让他得逞,要不然以后可抬不起头了!“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穿了一件白色半袖衬衫,一条深蓝色牛仔裤,黑色板鞋对着镜子照了半天,除了身高矮一点还是一个比较精神的小伙子,我正自恋呢就听见李昂那煞笔动静 “哎呀~我草!这是谁家煞笔孩子发春了?滋滋滋真贱!” “去你妈的!煞笔儿子,爸爸我今天就给你找个后妈!” 说完李昂扑过来给我按床上一顿锤,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让你贱!让你贱!你还后妈!大哥帮你找女朋友,你还骂大哥?啊!我草?你还环手?” 我俩一顿闹,早饭的时候李昂故意给王宇和孙宏华也说了这个事,仨人合起伙来给我一顿埋汰,王婷在旁边笑,我也没敢还嘴,李昂还一个劲的冲我示威那意思就是 “你还一句试试?信不信哥仨合起伙来办了你?” 差点没给我肺气炸了! 一上午没睡觉,倒不是因为不困,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陈雨涵那丫头有事没事回头用好奇的目光看我一眼,弄的我浑身不自在,我把李昂推醒李昂迷瞪的看我一眼 “干啥啊?下课了?” 我又打了他两下,看他要鸡眼赶紧搂住他脖子 “不是,昂哥,咋回事啊?你让王婷怎么和人家说的啊?这看了我一上午了,整的我都没法睡觉了!” 李昂翻了个白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我就和她说你看上她们寝室那个陈雨涵了,问她今天中午能不能约出来一起吃个饭,然后她就说行,让我今天下课带着你在学校门口等着。” 我听他这么说当时就想给他按桌子底下踢一顿咬着牙问他 “你还能在瞎扯一点么?” 这货斜着眼睛看着我,很认真的说 “要不我现在打电话告诉王婷,就说你和陈雨涵是青梅竹马,后来闹矛盾了,你来这个学校其实是来道歉的,然后让她帮你?你放心我说的她都信。” 我听他说完这句话当时杀了他的心都有了,笑呵呵的靠近他耳朵 “滚!犊!子!” 完事趴桌子睡觉。 中午有人推我 ,我以为是李昂 “别推了,在睡一会。” 刚说完就听见一个女声 “还睡什么啊?不是说请我吃饭么?” 我一下就清醒了,抬头就看见陈雨涵一脸愤怒的看着我,我赶忙陪着笑脸 “啊!我这不是以为没放学呢么?你想吃什么?唉?李昂呢?” 听我这么一说她脸色缓和了不少 “他早走了,陪王婷吃饭去了” 我听她这么一说就明白李昂这煞笔又给我骗了,心里给他一顿骂, “那行,不管他,你想吃点什么?” “你安排吧,我不吃辣。” 出了学校打车到学校附近的居民区,找了一个饭店,找了一个位置把菜单递给她 “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她看了看又把菜单递给我 “你点吧,我不吃辣的” 我也没矫情,点了七八个菜,“你点这么多,能吃完么?” “吃不完不要紧,听说和女士第一回吃饭太抠了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听谁说的?” “小说里看的,怎么样?喝点什么?” “那都是作者瞎编的,你还敢信那个?绿茶吧。” 说完冲我一笑, 我这才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她,棕色披肩发,瓜子脸,眼睛挺大,小鼻子小嘴,上身穿的黄色T恤衫,紫色休闲裤,运动鞋看起来活力四射。 不一会菜上来了,我俩边吃边聊,到了下午一点多,我看了眼表 “快上课了,回去吧,我无所谓,不过我看你们指导员好像不太好说话。” “嗯!她更年期,你记下我电话。” 我俩互相留了电话,结账,回学校,一路说笑,我也顺势拉着她的手,她挣了一下没挣开也就任我拉着了,给她送到琴房都迟到了。 我一路狂奔到画室,到画室楼下就听见李昂的贱嗖声音 “哎呀!!!哎呀呀呀呀!吊哥回来了!唉!吊哥!!!” 我抬头就看见李昂、王宇、孙宏华、王婷四个人趴在窗户上一脸贱笑的看着我,我低头装没看见进了画室楼,一进画室就听见一阵哄笑 “怎么样啊?吊哥?这顿饭吃的香不香啊?连手都牵上了?肯定不错吧?哈哈哈” “滚犊子!你特么又骗我!等着吧这几天就给你找个后妈管管你。” 李昂听我这么一说扑过来跟我就是一顿对打,闹了一会老师过来 “行了!行了!别吵吵了李昂、兆飞,王宇,都回座位上课呢!” 说完一脸会意的眼神冲着我笑,弄得我又是一顿尴尬,回座位李昂、王宇他俩又是一顿调侃我,我假装认真画画没搭理他们。四点多钟还没下课,陈雨涵给我打电话,说是为了感谢我中午的盛情款待晚上要请我吃饭,我也没推辞就答应了,撂下电话又是被一顿调侃,刚下课我就狂奔出了画室,倒不是我着急,就是怕晚一步被李昂他们按着又揍一顿,下午我可没少语言上攻击他们,连着赵一博和陈华良都被我攻击的要揍我,到了琴房门口陈雨涵已经等在那了,看我来了笑着走过来一挽我我胳膊 “走!我请你吃饭,不过得去食堂。” 我被她的反应弄的愣在那看着她半天没反应, “走啊!干嘛呢你?” 我反映过来看着她笑了笑 “啊!没什么!就是你突然这么热情弄的我有点不适应。” “本姑娘请你吃饭你有什么可不是应的?赶紧走,不走我自己去你可别后悔!” 我看着她认真的说 “那我肯定得后悔啊!走了走了嘿嘿” 给她也逗笑了,在食堂吃完饭我俩又打车去商业街一顿逛给我累得不行心里默默感悟“女人逛街的本领真不是盖得” 晚上玩的很开心,给她送到寝室楼下的时候她让我闭上眼睛,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扭头就跑进了寝室,我摸着脸又愣在那还是一阵电话震动让我缓过来的我拿出电话一看是陈雨涵打来的 “喂?” “喂!你在楼下干嘛呢?还不回去?” 我抬头看见陈雨涵和她们寝室的几个小姑娘正趴在窗台看着我呢, “啊、啊、啊!我 我看看月亮,嗯!话说今天晚上月亮挺圆的!” “你傻了吧?大阴天的哪有月亮?” 我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赶紧低头 “哦哦哦,我回去啦啊!” “嗯!早点睡觉啊!明天见,我对你印象挺好的!” 后边一句声音还挺小的要不是我电话声音大我真就可能听不见了。给我听的一激动抬头冲着她们寝室大吼 “陈!雨!涵!我!爱!你!明天开始我要正式追求你!” 刚喊完就听见她们寝室窗户那一阵尖叫,完事我刚要走,女寝老师出来了“大半夜的嚷嚷什么?” “没!老师!你等我一会呗?帮我给楼上送点东西行么?我姐姐生病了,我想给她送点东西。” 女寝老师听我这么一说挺好痛快的 “行了,搞对象就搞对象被,还生病了,你拿来吧我给你带上去” “好嘞!谢谢老师你等我一会,五分钟。" 说完我跑到超市买了两大兜子零食回到女寝门口递给寝室老师 ”老师,五零二,陈雨涵麻烦您了,改天我请您吃饭。“ 老师冲我摆摆手 ”行了!别整这套虚的了,东西肯定给你送到,以后别再楼底下嚷嚷了啊“ ”嗯嗯!谢谢老师我回去了啊!“ ”回去吧!“ 我双手插兜往寝室走,一边走一边想起来和李昂打赌的事,电话掏出来给李昂打了过去, ”喂!吊哥?怎么着?拿下了?“ ”嗯!大儿子!你后妈找到了,这几天就应该走马上任了,你准备好改口了么?“ ”去你妈的!找我揍你呢?“ ”真么着?不服气啊?煞笔“ ”你麻痹你有种别回来!“ "我肯定回去啊" 没说完呢就听见电话内边王宇的声音 ”吊哥!没烟了!你回来带两包我们帮你收拾李昂!" 我一听 ”好嘞!“ 翻墙,跑到校门口的超市买了两盒玉溪,又买了一堆零食弄了点酒,翻墙回来上楼。 到寝室一脚把门踢开 ”我回来了!“ 刚说完一个黑影冲我飞过来把我扑倒一顿揍, ”我让你后妈!草拟大爷!后妈!“ 我都不用想就是李昂,赶紧大喊 ”哥几个!我买的玉溪,你们也是不管我,一会可就被他都打断了抽不了了!“ 李昂听我这么一喊,给了我一拳爬起来就要跑,那我能让他跑了么伸手拽住他 ”哥几个,我还买的酒和零食,先帮我收拾这小子!“ 接着我、王宇、孙宏华就给李昂按那一顿收拾,闹完坐在床上抽烟,李昂伸手指着我 ”行!好样的!吊哥牛逼!我帮你泡妞!你还这么对我,你信不信我跟王婷说把你这事给你搅合了?“ 我撇他一眼,赶忙凑过去陪着笑脸 ”昂哥!来来来抽颗烟,消消气,我错了我请你吃饭!“ 说着我吧兜子拎过来拿出瓶啤酒 ”昂哥你看,这都是给你买的,你慢慢吃,慢慢喝,来我给你起开“ 李昂拿着酒瓶,不忿的看着我 ”这些我们几个吃你就别吃了,你在外边也吃饱了” 我笑呵呵的自己也起开一瓶酒 “别啊!昂哥来来来我先干了啊!啊宇、华子、你们也来喝,今天我请” 说着我们几个就喝上了,喝了一会,陈雨涵给我打电话来,我俩唠了一个多小时才挂电话继续,边喝边唠嗑,到了晚上十一点基本上都醉倒了。

那些年我们肆意挥霍的青春(第三章)

弄出这么一码事,弄的我连洗澡的心情都没有了。跟李昂他们扯到半夜,我们指导员也没来就都都睡下了,睡觉前李昂跟你我说的一句 “没事小飞,明天导员问事情经过的时候你们别吱声,看我的吧。” 让我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要不然说“好事成双,祸不单行”呢,打架的事情还没处理完,第二天早晨又出事了。 第二天早晨刚起来还没洗脸,李昂他们都不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寝室就剩我自己,刚把衣服穿好正想洗把脸去,军训的教官带着寝室老师挨个新生寝室检查内务整齐的事(就是行李军训过的童鞋都知道),敲了几下门看屋里有人就推门进来了(要不然说人家是当兵的呢,就是有礼貌)教官指着我的床 “这是谁的铺,弄得这么乱?” 我回头看他一眼 “我的啊!怎么了?” 教官瞅瞅我“把行李叠好再去吃饭。”我寻思叠就叠呗,回来把被子一卷床单铺平回了一句 "叠好了!" 就要往外走刚走两步教官指着我“回来!回来!这是你叠的被啊?还是卷的花卷啊?”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一、是他用手指着我的脸都快捅我脸上了,二、是因为他说话的口气和这句话的意思。看玩笑,老子从小在家叠被从来就是铺平,能卷起来放那铺上床单就不错了还他妈这态度跟我说话。我走回床上又把被子铺平盖上床单往那一坐 “叠好了!” 他又一指我 “我让你叠被,不是铺平,你是不听不懂中国话?" 我当抬头看着他 “别拿你那手指头指着我,捅到我脸上我投诉你体罚学生,你担待不起。” 正说着呢李昂、王宇、孙宏华买早饭回来了看情况不对也没吱声往后一站。 教官当时也可能是没见过我这么刺头的学生被我气乐了 “行!你真牛逼,你真吊!吊哥您是哪个班级的?你叫啥名?” “兆飞,美术系的,班级没还分“ 教官有看了我一眼回头就出去了,寝室老师过来看着我回头又看着李昂他们 ”八点半,美术系办公室,你们系主任找你们“ 说完也跟着出去了,我在屋里还听见他和教官说什么 ”这几个新生昨天晚上还和人打架来着处理完就开除了,你犯不着跟他们生气” 之类的话。 李昂他们几个关门走过来往我床上一坐问我 “咋回事啊?” 我心情当时也不好 “没事,傻逼寝室老师带着教官找事来,让我给骂了” 李昂听完冲我竖着大拇指 “吊哥!哈哈哈牛逼!吊哥!威武” 我撇他一眼没理他自己开始吃早餐。王宇和孙宏华也过来一口一句 “吊哥,你看这早饭还和胃口吧?” “吊哥,昨天晚上睡的好么?” 弄得我特郁闷还没办法生气,只能心里把内个煞笔教官祖宗十八代问候了几遍。 吃完饭由于我们几个要去办公室报道没去军训,在寝室玩手机呆到八点二十五,孙宏华趴到床边露着半个脑袋伸手敲敲床板 “吊哥,去不去啊?办公室?到那杂说啊?昨天晚上的事?” 我看一眼表坐起来还没等说话,李昂站起来看着我俩 “一会导员肯定得问事情经过,到时候你们都别说话我来就行。” 王宇也站起来拍了我一下, “那行走吧,相信李昂,他内张嘴,唉~!一会肯定震慑到你。" 我也没多想,和孙宏华也站起来我们四个就出去了。 我们四个到了办公室门口,敲了几下门听屋里应了一声 “请进!” 推门就进去了,我们辅导员叫李振东,是我们这届新生的辅导员,也是美术系的主任,美术系的大事小情都归他管,一米八三左右,50多岁标,准国字脸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我一直感觉他内个眼镜片要是换成绿色的绝对是两个啤酒瓶子底。)辅导员看着我们一直他办公桌前边的沙发 “先坐,孙宏华,兆飞,王宇,李昂,说说吧昨天晚上怎么回事?学生会查寝室为什么打架?兆飞你母亲来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还有李昂?你怎么和你父亲保证的?怎么回事坐下说。” 我们低着头也没坐,李昂抬头看着李主任 “老师,他们太欺负人了,昨天查寝室,兆飞往外走他们踢门进来给兆飞撞倒了还不说还骂他没长眼睛,兆飞回了一句,他们上手就打,有个胖子拉架还给揍了,还用凳子打,我看着他们没有停手的意思扔了的暖水壶他们才住手,要不是寝室老师来得及时不定打成什么样呢!”

等我晚上回到寝室推开门看见这样一副情景:李昂蜷缩在床脚拽着被子,孙宏华和王宇一脸批判的目光,张海云和李志伟趴在床上一脸笑意的看热闹。王宇看先见我走过来拍拍我 “有烟没给我拿一颗。” 我一边掏兜一边伸手指着李昂 “这是咋回事啊?” 王宇一脸愤怒 “你不知道,这回事情难办了,也不知道老李怎么和上边说的?刚才寝室老师领着那天那几个人来咱们寝室道歉来了。” 我一脸诧异 “道歉?” “恩,来道歉!还有校长、主任、那几个人的班导、反正就是稀里哗啦来了一大堆人说什么对疏于管理导致不良后果道歉然后给那几个老生一人一个处分,然后希望咱么不要追究什么的” 我一听更是一脸不解 “这不是挺好的么?事也了了” 王宇听我这么一说更是火帽三章 “了个屁啊?我操!你知不知道这代表什么?这就代表以后除非咱们一点事都不犯消停的上完这三年,就说明从今天开始有一万双眼睛看着咱们,而且你认为那帮老生这次吃了这么大亏能善罢甘休么?” 我听完自己寻思寻思回手照他脑袋给了一巴掌 “你傻逼啊?这么点事老李都给弄得满城风雨把反的掰成正的,再有事也不能有这次大吧?再说了他么老生不毕业啊?他们都高三了明年就滚蛋了草!” 李昂听我向着他说话在那边一脸激动 “就是!就是!你看吊哥说多对啊!” 完事一指王宇和孙宏华 “我就说你俩猪脑子你俩还不承认” 我听他这么称呼我直接就不爽了跟着王宇和孙宏华一起满办了李昂一顿然后派他去买晚饭。 谁知道这货走到门口回头鄙视的看了我们一眼 “哥是有老婆的人,你们几个小光棍晚饭自己解决吧哥先撤了” 接着关门就跑了。我还没反应过来王宇在旁边来了一句 “草!他什么时候有的对象?” 我也是疑惑 “不知道啊!你俩竟在一起他没说?” 我和王宇猜了半天,最后还是孙宏华给我俩下了个总结 “草!等他晚上回来按住他审问不就完了?赶紧的晚上吃啥啊?我都饿了” 经他这么一说我也是感觉到有点饿,早晨没怎么吃,上了一天网中午就吃了桶泡面肚子里也是不太舒服。 “去外面吃点吧” 刚说完我又想起来上午老李把画室钥匙给我的事接着提议 “要不别去外面吃了买点吃的,再买点酒去画室喝点?老李上午把画室钥匙给我了,现在不上课画室也没人。” 他俩一听可以回头问张海云和李志伟去不去,他俩说吃完了,然后我们三个兵分三路,王宇和孙宏华去买吃的,我去买酒画室集合。 我们学校不再市中心,要吃饭出了学校食堂就是离学校几百米外有一个居民区那里有饭店,他俩得去那买,出了学校大门右侧有一个小超市,我到小超市先拿了两箱大雪花把箱子拆开问老板要了几个黑色的大塑料袋套在一起把酒装进去,又买了一堆零食放在上边盖着防止学校门口保安检查,我拎着一箱酒加一堆零食走到画室已经快累抽了,幸亏画室楼离大门不远要不我这不知道怎么弄这三十来斤,开门进屋,画室西开门有四十多平,北侧靠墙一排桌子上边摆着各种石膏像和静物,南侧也有一排桌子上边罗着办公椅东边窗户边堆着几排画架和画板还有静物灯,东南墙角立着一个架子上边盖着黑布里边好像是谁的衣服,我把酒往桌子上边一扔拿下来个椅子坐在上边喘了一会粗气,点颗烟掏出手机开始摆弄。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孙宏华打电话告诉我他和王宇在画室楼下不知道哪屋叫我下去接他俩上来,这俩人买的菜实在可以,全是肉,什么排骨、鸡爪子、香肠、肉丝、还弄了几包花生,我们到画室把桌子往中间一拽啤酒往地下一摆开喝,刚坐下没几分钟王宇电话响了,是李昂陪他所谓的老皮吃完饭回寝室没见我们三个打电话来看看我们干什么,一听我们三个喝酒不带他果断一顿批判然后强烈要求加入,完事王宇下楼接李昂上来我们四个一边喝酒一边扯淡,要不然说抽烟喝酒最能沟通感情呢,一箱酒刚下去一半四个人都快跟亲兄弟似的了。 我是最不能喝的喝了三瓶就吐了好几气,弄得他们一顿鄙视我,没办法谁叫哥以前不怎么喝呢?等我第五瓶酒下去又吐了一气回来看见了一个异常震惊的画面, 李昂追着王宇绕着画室跑,王宇被墙角的衣服挂绊倒了,从衣服挂里掉出一只手臂,是没有血肉发黄的骨骼,正巧落在王宇脸上,给王宇吓得当时就蒙了“嗷”的一声瞬间就滚起来站那就不动了,李昂往前跑两步看见拿东西也站那不动了,我也愣住了,还是孙宏华走过去把王宇和李昂向后拽拽过去一把掀开黑布我们才看清,那哪是什么衣服架子,分明就是一副人体全身骨骼标本。

那些年我们肆意挥霍的青春(第二章)

先参观一遍校园,然后见各种领导,交钱分寝室,乱七八糟的事弄完之后买好 行李到寝室已经接近中午了,寝室在三楼,我挑了一个靠窗的下铺老妈给我铺好床 收拾完,例行又是一顿嘱咐,吃完午饭给我留了几千块生活费就回去了。 我先用两包紫云的代价在一个闲着没事在寝室瞎晃悠的一个叫韩军的猥琐男嘴 里得到了一些学校的基本情况,比如距离学校最近而且不需要身份证的网吧、熄灯 封寝以后想出去该怎么走,还有学生会养了一群见谁咬谁的狗之类的,完事就是一 顿瞎扯淡,什么舞蹈系的哪个姑娘腿长啊,哪个姑娘胸大之类的。 还没聊多大一会一个大个子开门就给军哥叫走了,我顺势靠在床上摆弄手机刚 想点颗烟,门开了晃悠的近来俩人一个小眼黄毛一米七五左右,搂着一个和他产不 多高的满脸疙瘩的寸头俩人有说有笑的往里走后边还跟了一群家长老师,俩人家里 好像势力挺大,连着校长主任什么的都来了,又是铺床又是叠被的跟着他们一顿折 腾又是嘱托的安排好俩人就出去了,不过寸头他爸说了一句话让我很是受益 “你们在一起住就是哥们了啊,你们哥们好好处别惹事,要是有人欺负你们一起就揍他。” 安排完领导和家长给我们仨人扔这就都走了,黄毛是个自来熟过来在我脖子上一搂, “哥们来的挺早啊,我叫李昂,美术系的。"伸手指了指寸头“他叫王宇跟我一个系的。” ”我叫兆飞黑龙江的,也是美术系。抽烟不?" 说完我把烟拿出来伸手给他俩一人派了一颗烟我自己也点了一颗, 三人就聊了起来, 李昂家是P市的,王宇家是B市的,他爸和校长认识,俩人早就来了中午和校领导一起刚 吃晚饭,当然等我把从猥琐哥那里知道的事告诉俩人之后俩人对我好感倍增话题也渐渐 放开了,聊了没一会开门进来一个胖子后边跟着家长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东西,我们仨 帮着给铺好床东西都放下之后家长跟我们又是一顿客气又是一顿嘱咐完事就走了,胖子 把他爸妈忽悠走回来往床上一坐。 我叫孙宏华,F市的,哥几个挺早啊忙活一天可特么累死我了” 我给他递了颗烟这哥们接过去竟然不会抽呛得眯着眼睛直咳嗽,眼泪都出来了,我们 嘻嘻哈哈的一顿埋汰他,吃完晚饭李昂提议去上网,一致赞同后我们出门打车就奔着猥琐 哥说的网吧去了,离着学校真他妈远足足三公里,上网上到五六点钟李昂非得要请客我们 四个就近找了个小饭店对付吃了一口也没喝酒就回来了,弄得李昂老大的不乐意,他的意 思是不醉不归,不过我们的意思是开学第一天回去晚了不好,最后他只好作罢说这次不算 非得改天请大家吃顿好的我们也嘻嘻哈哈的点头同意。 回寝室的时候人已经满了,靠门口上铺是一个小孩叫张海云,个子不高比我们都小几岁, 说是初中没上完就来这了,下铺和孙宏华是老乡叫李志伟,给我第一印象就是长得丑不爱说话, (后来才知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第一印象),我们进来的时候小孩正洗脚呢,问我们用不用热水, 开玩笑,大夏天的反正我是用凉水,道声谢就拒绝了 ,也不知道白天吃什么不对劲晚上七点多钟 就开始闹肚子妈的闹到一点多,弄得我都有点虚脱了也门和他们唠嗑趴床上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醒呢就听见吹风机在那呼呼响,完事还不到谁出去没关门 走廊上吵吵的我也不用睡了,强忍着困意爬起来洗把脸牙也没刷,食堂吃了一口 饭(这个食堂的饭菜贵是贵了点不过味道还算可以),上午就是开大会,什么欢 迎新同学,各种领导讲话,然后学生代表发言,发军训服装,进去昏昏沉沉的一 上午,吃完午饭下午军训弄得一身汗累的和狗一样,吃完饭一到寝室我把衣服裤 子往床上一堆穿个内裤拿个盆趿拉着拖鞋往就要往水房走,刚走到门口,咣一声 门就让人踢开了(寝室门向里开的),进来五六个人,门边刚好从我的鼻尖划过, 下的我一身冷汗当时就愣住了,不知道是谁推了我一把我才反应过来。 “谁他妈开的们?没他妈看见有人啊?!!” 接着一个小矮个一嘴巴子就扇过来了,脸上火辣辣的。 “小逼崽子跟谁俩呢?" 我当时也火了,回手照着他脸上就是一拳,跟着就是一脚 “操你妈的” 没等我往上冲呢旁边一个胖子一脚就给我踹倒了。 ”还他妈还手?给你点脸了?“ 接着头上就挨了好几脚,给我打的有点蒙了,这时候里边一个凳子飞过来给人群 一下就打开了,我回头看见李昂、王宇、孙宏华就冲过来了,我拿起凳子照着刚 才踹我那个胖子头上一下就给他抡倒了,跟着照着他头上就一顿抡,李昂拎着暖 水壶 照着他头上就摔过来,这货一躲水壶摔在地上弄得全是热水给我也烫着了人 群也散开了,还好水不是特别热不然非得烫起泡不可到对面刚又要动手,寝室老 师就进来了。 “干啥呢?怎么回事?开学第一天就打架?想不想上了?” “不是老师他们踢门进来就打人....” “不是什么?人家查寝室开门还不行了?开学第一天就打架,都回家别上了,我这就给你们辅导员打电话,干什么玩意这是?” 说完回头和那几个人说 “你们该查寝查寝受伤的去校医室看看,我这就给他们辅导员打电话,这届美术系辅导员是谁?” 完事就给那几个人都推出去了,跟着他自己也走了。 李昂过来拍拍我“没事吧小兆?” 我看着身上的大鞋印子“没事破点皮,草他妈的,这几个什么人啊?" ”学生会的这不晚上查寝室么,昨天他们来你闹肚子不知道,我说你还真敢下手那胖子我草让你打的满脸是血。 “ ”我草我特么也不想惹事,妈的稀里糊涂就给我一嘴巴子草“ 正说着呢有人敲门进来一个男的,一米八多戴个眼镜留个披肩发,进屋看了几秒钟看着我们四个阴阳怪气的 ”这届新生行啊,给学生会的都打了,这屋不敲门都不敢进了哎呦!还用凳子打的?挺会就地取材啊?看学校怎么处理把,过两天我在找你们几个“ 说完开门就出去了,王宇关上门给我们几个一人发了颗烟自己也点上一颗“草!没事等咱们导员来了再说,他们进来就打人,这事咱们占着理呢。” 我也没心情洗澡了,把盆捡起来往床底下一扔把烟点上,浑身都他妈疼手指头还戳着了。 抬头看着他们几个 “谢了哥几个,赶明我请客喝点去” 孙宏华拍了我一下 “草!没事都一个寝室的,进屋打咱们人我们也不能看着啊” “就是" "就是" 李昂看着我 ”我说你会不会打架啊?人家踢你你还傻了吧唧的咋不躲?“ 我瞥他一眼又看看我自己脚 ”草!你还有脸说我?那暖水壶里要是热水我脚就特么不能要了“ “|哈哈哈哈哈”我刚说完王宇和孙宏华就都乐开了, 李昂尴尬的看了他俩一眼”水温我试了才扔出去的操我不扔水壶人能散开么?到时候你不定被揍成啥样呢“ ”我特么眼看着你抄起来就扔的还试了草!“ ”没烫坏就行呗!大老爷们的害怕这个,再说你本来也没哥帅“ ”去你妈的你能有哥帅你家没镜子吧?" 我刚说完就后悔了,这货和我想的一样,给我按床上又一顿揍,完事起来很嚣张的指着我 “小飞子,不服气练练啊?” 我瞥他一眼,没搭理他回头和王宇闲扯淡。